您当前位置: 中国精品动画 >> 新闻中心 >> 人物观点 >> 信息内容

动画电影要成功 30%取决于选材

时间:2017-01-06
核心提示:昨日,漫博会开幕,2016中国动画影视高峰会举行,暑期大热的动画电影《大鱼海棠》导演梁旋作为主讲嘉宾,分享成功经验。截至17日,《大鱼海棠》票房超过6 .5亿人民币,而片方预计全球票房会超过1亿美元。

梁旋

昨日,漫博会开幕,2016中国动画影视高峰会举行,暑期大热的动画电影《大鱼海棠》导演梁旋作为主讲嘉宾,分享成功经验。截至17日,《大鱼海棠》票房超过6 .5亿人民币,而片方预计全球票房会超过1亿美元。该片是今年上半年国内所有上映的影片当中,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电影。在高峰会现场,同台的还有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片人郑虎,一起探讨动画影视的发展,在资本与电影之间需要取得一个平衡,两者互为关系。

  动画电影要成功,30%取决于选材

导演梁旋表示,《大鱼海棠》的创作灵感来源于《庄子·逍遥游》,讲述了一个掌管海棠花的少女通过天神湫的帮助,复活人类男孩“鲲”的灵魂的奇幻故事。影片历经12年酝酿、制作,于7月8日在国内上映,成为暑期大热的话题电影。

昨日高峰论坛上,梁旋分享了成功的经验。首先选材非常重要,从整个故事内容创意角度来看,电影尤其动画成功的30%取决于选材。选材需要创作者判断也需要市场调研,需要引起观众共鸣,而《大鱼海棠》无意之间完成了,因为互联网众筹。第二是真情实感,《狮子王》、《玩具总动员》的成功都因为感情朴实真挚,而只有这样的情感才永恒。

第三是制作水平要赶上国际水平,观众不会管是国产的还是国外的,就是要好看的电影,有节奏、有出色的画面等,这里就存在怎么找到与密切配合的团队的问题,能够完成作品并达到国际标准,非常重要。第四是故事创作需要团队合作,故事创作要下很多功夫,动漫电影不是一个人创造的事情,然而现在国内还是以个人为主做编剧,而在欧美,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机制,团队合作,而不是把整个创造的重任放在一个人身上,《大鱼海棠》几乎是梁旋本人创作,在后期的创作当中是需要改变的。

梁旋透露,《大鱼海棠》的后续影片将会上演,但还没有确定时间,不会让大家等太久,整个制作周期会大大地缩短,“至少3年之后”。

消费市场还没有形成,衍生品购买力不够

《大圣归来》、《大鱼海棠》等热映影片的出现,也引起了动漫电影行业人的思考,下一部热映的动漫电影什么时候出现?

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片人郑虎分析,中国动漫先后出现两个高潮,如今是第三个高潮的开端。第一个高潮是上世纪60年代,以《大闹天宫》为代表;第二个高潮是上世纪80年代,以电视为主要媒介,《葫芦兄弟》、《黑猫警长》,如今都能引起回忆。

郑虎总结《大圣归来》和《大鱼海棠》的特点,分别为不忘动画人的初心、坚持中国文化的动画艺术化表达、借鉴国际优秀动画表现的语境与手法、追求作品创作的个性化呈现、谋求与资本、新媒体等资源整合。

郑虎认为,目前发展面临的问题是,消费市场还没有形成,规模还不够大,衍生品的购买力不够,因此倒逼机制还没有促进动画和资本的融合。去年动漫产业产值1000亿美元,跟发达国家比较不高。另外,“我们动画的原创力量,艺术水准还不是很高,2015全年44部动漫电影上映,过亿元的只有3部,《大圣归来》、《熊出没》、《十万个冷笑话》,5000万到1亿元是5部,23部是1000万以下,从观众购票情况就可以看出观众喜好度,”我们做作品还是希望观众喜欢,我们不能自娱自乐“。

大量资金在今年开始进入动漫电影市场,如何取得动画与资本间的平衡?咏声动漫版权运营副总监刘维述表示,这一时期,资本的作用非常重要,而这一两年看到动漫产业的商机,资本也开始进入行业,毕竟过去不少发展制约都是与资本有关。资本的进入可以加快项目推动,促进国际合作,给企业带来机会。

而郑虎认为,这是以谁为本的问题。文化艺术产业来讲,动画人一定要有深度和高度,有故事能量,这个情况下,资本自然就会来,组成支持系统。“资本圈地”如果没有内涵支撑都不行。

 对话

  《大鱼海棠》导演梁旋:

“市场的潮水涨起来了,我们才能出海”

记者:《大鱼海棠》取得了很好的票房,但网上也有质疑之声,称情节和人物设定存在问题,你怎么看?

梁旋:出现这一种情况,第一个原因是,在国外的动漫电影,故事创造是一个集体创造过程,我们是个人,个人的智慧永远敌不过集体。为什么迪士尼观众好评度那么高?就是集体创造。作为一个导演或者编剧,要做到满足观众的满意度,这是非常困难的。

第二个原因,创作《大鱼海棠》时,我们很任性,这不是一部完全商业电影,我们是在艺术和商业上面取得一个平衡。艺术是个人情感的事情,当你放到电影里面去的时候,一定会导致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。《大鱼海棠》用了非常感性的状态创造故事,更注重情绪,所以不少理性观众,接受不了这样的方式。我们当初决定不那么重情节,重在情绪和动人,这也是一个选择。做这样的选择时,我们也知道了观众的反馈,所以要做到理性和感性的平衡。

第三是我们也总结了情节和情绪的问题,在今后作品当中也会进行平衡。

记者:国外的动画片都是团队合作,而国内更多的是个人创作的,如今环境有没有一些改变?

梁旋:主要是目前国内创作和编剧人才非常匮乏,在市场上很难找到并已验证过自己的能力的动画编剧。

如今,大家还没有一个很好的体系和资源来做这件事情。因为只有在拥有足够的资源和资金时,才能去做。而且,如果你的眼光放得更长远,培养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更多电影产业内的投资方,更看重的是怎样在这个项目能赚钱。但是从更远的角度看,人才是非常重要的,还有如何去建立这样一个机制,能去运转起来。

因此,我们做《大鱼海棠》时,也要去培养创作人才,包括说我们计划设立一些奖学金去激励人才,发掘人才,给予他们机会,跟有经验的导演去交流学习,并且在实战中去锻炼自己。未来,我们在做后续作品的同时会去做的事情,就是培养人才。对于目前的电影或动画产业来说,非常重要。

记者:《大鱼海棠》经历了12年的等待,如果把当时的想法放到现在新媒体、资本活跃的市场环境下,情况会有改变吗?

刘:12年前,整个中国电影市场也就15亿的票房。其实,我们在创作《大鱼海棠》过程就是和电影市场一同成长的。成长到今天,整个电影市场的票房已经400亿了,也是市场给了我们这个机会,我们就相当于一艘船在等待远航,等到市场的潮水涨起来了,我们才能出海。

记者:《大鱼海棠》的IP是你自己从无到有的创作,相比于其他例如《大圣归来》等形象,它的变现难度是不是比较大?

梁旋:《大鱼海棠》的衍生品共签订了35个品牌商合作,200个品类,销售额超5000万元。不过相较于其他有基础的,确实变现难度大。在电影上映之前,就需要说服更多的品牌来做授权,刚开始大家会打个问号的,也损失一些品牌,因为部分品牌要提前合作沟通,因此在后续作品推出时,就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。

记者:动漫电影相比于小说改编的电影来说,是不是成长速度慢一些?

梁旋:只能说它的制作周期更长。但从电影的属性来说,动漫跟电影会更匹配。观察北美电影的票房,你会发现那些动画电影或奇幻电影基本都是占据票房前几位的。所以说虽然制作周期很长,但是回报率也很高。

动画少女
上一篇:迪士尼制作人莫林·唐莉:“中国动画电影要多做产品多讲故事”
下一篇:3Glasses创始人王洁:VR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风险
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zgjpdh.com/1701/06/37777.shtml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异常捕获

:)

页面错误!请稍后再试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