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中国精品动画 >> 新闻中心 >> 新闻漫画 >> 信息内容

大鱼接大圣树信心 国产动画预计20年爆发

时间:2016-12-14
核心提示:国产动画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五到十部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这样的作品,这一时间节点预计会在2020年左右到来。

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新浪娱乐讯 本期论坛邀请到主持人高薇华,嘉宾梁旋、张春、易巧、孙玉芊,开诚布公的聊了聊动画人才、技术、资本、创作中存在的实际问题。(王博/摄影)

国产动画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五到十部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这样的作品,这一时间节点预计会在2020年左右到来。

新浪娱乐讯 去年一部《大圣归来》,今年一部《大鱼海棠》,两部“大”字头国产动画赚足眼球和钞票,但同时也被扣上了一顶印着“国漫崛起”、“国产动画复兴”等沉重字眼的帽子。平心而论,仅仅两部电影的阶段性胜利还远不足说明一个产业的崛起,何况在愈发热烈的网络讨论和愈发挑剔的观众眼中,《大鱼海棠》还有这样那样的不尽如人意之处。

本期新浪潮论坛,我们先抛开产业大计,从电影本身谈起。在《大鱼海棠》两位导演看来,十二年创作砥砺不但是克服困难、完成作品的时间历程,更是磨合团队和学习成长的必经阶段。他们坦言《大鱼海棠》在剧本方面没能尽善尽美,但有信心在续集中做得更好。

光线影业旗下的彩条屋影业专注动画电影开发,总经理易巧在论坛上透露了甄选项目上的“鉴宝心经”:第一要找到对动画有情怀的好导演,第二要树立一定的品质标准——既然在投资规模上拼不过梦工厂和皮克斯,那么就做最有中国特色的动画电影。

参与本次论坛讨论的全部嘉宾为:《大鱼海棠》导演梁旋、张春,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易巧,微漫画CEO孙玉芊,主持人为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院长助理、博士生导师、《姜子牙》电影项目策划人、制片人高薇华。最终谈到国产动画的未来图景,几位嘉宾表达了他们的期许:国产动画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诞生五到十部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这样的作品,这一时间节点预计会在2020年左右到来。

《大鱼海棠》“难产”记:

“这个投资规模能拍好几部《喜羊羊》,想说服投资人很难”

做电影不易,做动画电影更难。尚在热映中的《大鱼海棠》就是一个典型案例,因筹资困难等原因,这个项目辗转12年才得以问世。论坛开始,梁旋和张春两位导演首先回顾了《大鱼海棠》的充满坎坷的诞生经历。

张春讲述:“我跟梁旋都是清华的学生,02年认识后参加了一个动画比赛,那时最火的是FLASH动画。当时参赛只是为了付房租,FLASH门槛又很低,任何人都可以做。《大鱼海棠》一开始也是04年的一个参赛短片,05年我们成立了彼岸天公司,08年拿到第一笔投资。”

“在我们之前,2000年左右有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等第一代‘闪客’,我们算第二代。《大鱼海棠》短片最开始就是5个人通过网络合作,在网上传播很广,是我们做的十多个短片里好评最多的一个。成立公司以后,我们接过上百个商业项目,养活自己的同时也磨练了团队。”梁旋补充道。

就在从短片扩展到电影的过程中,《大鱼海棠》遭遇了最严重的一次制作瓶颈:“09年《大鱼海棠》的投资规模算很多的,能拍好几部《喜羊羊》,怎么说服投资人是个很难的事情。所以09年《大鱼海棠》的制作中断了,直到13年才重启,这对团队来说是个很大的折损,要重新开始磨练团队。08、09年出去的人到了各个团队里,都成了核心人员,那两年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学习和成长。”

至于部分网友对于韩国团队参与制作的疑问,导演梁旋回应称:“国内动画中期制作人员很匮乏,但是核心部分的工作都是我们自己团队内部完成的。韩国团队是帮我们做一些执行的工作,其实梦工厂、吉卜力也会请这样一些外包团队来执行。国际化是专业化合作一个很好的方式,我们今后也会坚持,但是核心团队必须是我们内部的。”

导演总结《大鱼海棠》剧情争议:

“伏笔埋得过多了,正在培养编剧团队,续集会改善”

微漫画CEO孙玉芊通过数据分析指出,微博用户对《大鱼海棠》的评价普遍有画面美,但是对剧情则存在一些质疑声。作为总制片人,易巧回应道:“以前我们也尝试过找编剧合作,但说实话动画电影很难找到编剧合作。导演有些信息可能没有表达完全,或者想留到以后再表达,这时候作为投资方就要考虑,是要一部完美的作品,还是要一部有锋芒的作品。现阶段很难做到完美,我们更愿意保留它的特色。”

梁旋则以第一编剧和导演身份表示,“07年我们也尝试过找专业编剧合作,但团队需要一定时间来打造。一个好的动画剧本无法由一个人完成,宫崎骏那样的天才可能例外,我们在慢慢培养自己的编剧团队,在实践中逐渐学习如何跟观众交流。《大鱼海棠》第一部埋了很多伏笔和隐线,但埋得有点过多了,以后我们会更加注意。《大鱼海棠》是一部很感性的作品,没有办法让所有人都满意,接下来会有更多编剧团队加入,把故事做得更好。我们希望自己的每部作品能超越上一部。”

孙玉芊发表评论道:“有争议真的没关系,任何一部作品都不会是满分,现在社交媒体越来越发达,议论成本越来越低,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些评价?微博用户总体偏年轻,漫画、短视频比较容易接受,动画电影很容易被年轻用户归为自己的内容,《大圣归来》的贡献在于使国产动画脱离了低龄,今年的现象级电影是《美人鱼》《疯狂动物城》,尤其后者在微博上再次掀起同人创作的小高潮。这中间有自发的,也有引导的。我们今后的目标就是发现好故事以后,把动漫、游戏、衍生品都串联成有规模的商业化开发。”

国产动画项目“鉴宝心经”:

找到人才、树立标准最重要,跟好莱坞拼不过成本就拼特色

《大鱼海棠》总制片人易巧透露了光线影业决定开辟动画电影市场以及投资《大鱼海棠》的缘起:“12年我们做了《泰囧》,票房不错,大家在讨论它会不会是一个个例,票房达到十亿以上,我们觉得它不是个例,因为中国电影市场在扩大。我们就在想,还有什么类型可能会崛起,13年初我们决定开始尝试动画片。我们在电影行业还是新兵,何况动画,那时大电影公司都不会投动画,因为都亏钱。”

“13年我们幸运地看到了《大鱼海棠》众筹的视频,我们都觉得很震撼,但也有人质疑二维动画太小众。但我们从来没见过《宝莲灯》之后还有让我们这么感动的动画,我们很快找到了导演,经过一下午的交谈,我们就决定要投资这部电影和这家公司,让他们没有那么多后顾之忧。因为动画电影周期非常长,人力非常多,导演在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创作会非常被动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们非常感激第一部能投资的动画是《大鱼海棠》。”易巧说。

他还讲到决定投资一个动画项目与否的判断标准:“第一个是人,像张春这样的人去游戏公司可以拿到很高的头衔和薪水,但他还在坚持做动画,对动画有情怀。所有的投资最后其实都是投人、投导演,现阶段我们更愿意发现好的动画导演;第二个是标准,现阶段国产动画并不是观众的刚需,那么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们看国产动画,而不是好莱坞动画呢?那就要提高标准。拼成本,我们拼不过好莱坞,那我们就找最有特色的。”

国产动画突围之路:

“这个阶段我们都是拓荒者,预计国产动画2020年爆发”

《大鱼海棠》票房顺利过五亿,谈到下一步计划,导演梁旋和张春透露,“其实我们开始构建《大鱼海棠》世界观的时候,就知道要做奇幻世界观的电影,《大鱼海棠》只是第一部,后面还会有后续,规划好会跟大家讲。这12年走过来,我们发现有一件事是钱解决不了的,就是人才。中国动画人才断层是一个比较久远的问题了,培养自己的人才、让流失的人才再回来很重要。首先要让学动画出来的学生,不要比去游戏公司赚得少。”

易巧承认国产动画离好莱坞还有很长的距离,但同时呼吁观众对国产动画有更多包容和耐心:“大家可以去豆瓣看《大鱼》的评价,高分和低分都有,比较两极,有争议也是好事。希望观众和影评人还是对国产动画再耐心一点,因为国产动画刚开始探索,国内好的电影资源参与动画电影仍然比较少,我们自己也知道离梦工厂、皮克斯差得很远。我们不用扣那么重的帽子,这还是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。《大圣归来》给了大家信心,但如果没有《大鱼海棠》接上,会让大家的信心减退,难道我们要花四五年时间再去等一部《大圣》吗?我认为,国产动画真正崛起可能要等到2020年左右,那个时候大家再用更高的标准去检验。”导演梁旋也称,“我们的目标就是不断超越自己的上一部作品,这就足够了。这个阶段我们都是拓荒者,可能像易巧说的,还需要经过几年的拓荒期。”

易巧认为,现阶段中国动画“产业链”之说还无从谈起:“先有产品,然后形成产业,最后才能形成产业链。我们每年需要五部或十部《大圣》或《大鱼》,占全年票房15%左右,才能形成产业链。但这次我们认为《大鱼》的美术很突出,能和观众形成很好的情感联系,所以和商家合作开发了衍生品。现在我们更需要的是布局和尝试,等到2020年一个更全面的爆发期,产业链自然就打通了。”

他还对未来整个中国动画产业表达了喜忧参半的态度:“《大鱼》和《大圣》让动画市场看起来很火,但其实没有那么火,一年就这么一部。而且《大鱼》《大圣》在不断拉高标准,对行业是一个考验,因为观众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了。我对明年持相对不乐观的态度,明年可能进入一个相对平淡的时期,没有什么重头作品,一部好的动画作品至少需要三年时间创造,18、19年能不能出来特别好的作品?我们的《姜子牙》等团队也还需要三四年时间来做。我觉得不管五年也好,十年也好,国产动画一定会崛起,因为我们的团队都很争气,用很低的成本拼体力,拼加班,我觉得等到观众国庆档、暑期档都想去看一部国产动画的时候,我们就真的崛起了。”

动画国产动画剧情漫画同人
上一篇:动画的“回味” 是一种情怀
下一篇:为什么剧情总是国产动画的硬伤?
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zgjpdh.com/1612/13/37762.shtml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